MCHELSEAM

Como no te voy a querer

181028的最后一小时

生日快乐啊我的宝贝🎉

新的一岁也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度过

一起加油吧

但是说真的 手里这么多八百年前的图我还是觉得那俩赛场外渐渐就生分了



虽然本来你猴就那性格可能原来也没我想的那么熟一直一起坐只是比较熟悉



于我来说没什么所谓赛场上他俩默契还在就完全ojbk



想想软刚来那年也就卡子他们几个能给他传两脚球现在也是the best了真是让人感慨



加油吧买了会员这场踢这么垃圾气死了 虽然本就能预想到也愣是预想不到能踢的这么憋屈...求格子轻虐.

你猴虽然手速不及卡西粑粑和科娃但也是很快了hhh








搞笑的是维尼和本喵ins秒赞不知道在干啥hhh

180926补 今天去瞅了瞅点赞狂魔去补赞了hhh

以白色之名『有人说图看不清,我发文字』

我真的哭瞎

风九:

有时候在想,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那年他们见面,最大的队长还差几个月满18岁,最小的忙内还不足16。
公司没钱,只有六个人,租得民宅办公。少年们在没有镜子的地下室里练舞。天花板很矮,年少的舞担和队长吵架的时候都能一脚踢破的那种矮。
没有老师来教唱歌,也没有老师来编舞。少年们什么都要自己来搞定的。
也因为公司没钱,少年们每天只能吃炸酱面。父亲是厨师的安小猴实在受不了了,偷偷点了杂菜炒饭,结果外卖盒子被经纪人发现,全队宁可一起受罚也不肯供出是谁吃的。


吃不好,睡也睡不好。
半夜三更,经纪人会偷偷溜进宿舍开始放音乐,不管放得哪一段,少年们都得立刻爬起来跳出对应的舞步。
有时候则是模拟突击采访,睡眼惺忪的少年被直接拍醒,脑子还不清醒就要回答问题。


后来他们出道,大火。
公司搬了新地址,少年们忙到飞起,行程排得满满的,48小时连轴转是常态,连续一周摸不到床边的日子也有过。
在保姆车里睡过,练舞室里睡过,在录音棚里也睡过。
每天睁眼闭眼,身边的人走马灯一般地换着,只有伙伴们是一直在一起。
一边工作,还要一边学习,居然也都陆陆续续考上了一流的大学。
开始有『评论家』说他们肤浅,说他们不懂音乐。
少年们傲气,发誓要做出成绩来。
社长不同意。
『歌手就要专注于唱歌。』
可是少年们想做的不止是歌手。
公司在培养新人,没钱给他们请老师。于是少年们求到了前辈大神跟前。
前辈人非常好,把自己多年的所学所悟倾囊相授。
老师教得认真,少年学得专心。


安小白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歌。
那是他的『头生子』,他爱得不行不行的,于是他把团名也写进了歌词里,每次唱到우 리 H.O.T Let's party的时候,都高兴到飞起。
他想不到,这首歌后来会成为最深的刀,年年岁岁刺得他血流不止。


少年们写出的歌不比别人差,甚至更好。
三专大卖,照例横扫各大奖项,甚至一直没给过团体的大赏也给了他们。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只不过还是很累。
安小白休息的时候躺在地板上哼哼唧唧,忙内一边喝水一边看着哥哥们。队长抓了学舞最慢的安小猴,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分解教学。舞担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故意不看他们,眼睛却盯着镜子里的倒影,发誓要靠看的就把舞蹈学会。


签合约的时候太年少,分成被压得极低。
于是粉丝们送的都是吃的用的。
也有不懂事的粉丝,上台扑过安小猴,还潜入他们的宿舍。
舞担冷脸冷心,直接怼回去。安小猴心软,结果私生饭愈发猖獗,后来甚至撕裂过他的耳垂。那次别说一贯宠他的舞担了,连队长脾气那么好的人都气得要发疯。安小白心疼他,哭得稀里哗啦的。


少年们傲气,声名越高,越要做到无懈可击。
安小猴被确诊抑郁症。舞台上时常面无表情,私下里甚至萌生过退意。
伙伴们担心他,24小时陪着他,害得他连看会书的时间都没有。
队长是个开心果,换着花样来哄他开心。舞担宠他宠上了天,视线粘着他,人也粘着他,动不动就搂搂抱抱。安小白和他是校友,放学后拉他一起喝酒聊天。忙内是个好孩子,会默默照顾着他。


四专发行后,他们开演唱会。
大场地大舞台,蚕室体育馆第一次对南韩国内的艺人开放。
队长却从三米高的舞台掉了下来。
伤到了腰,躺在后台动一下都疼,却执意要上台去唱『IYah!』
因为那首歌不一样。
因为那首歌是写给无辜去世的孩子们的。


安小白生平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高音上不去,声音带着哭腔一直在抖。
舞担是个流血不流泪的汉子,咬着牙不肯哭,可是连眼妆都被泡花了。
忙内那年才19岁,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滚。
安小猴没办法,强撑着控场。


谁都劝不住队长。
到底他打了封闭上场。
全团都发了疯,舞台漂亮到一塌糊涂,美到让人无法呼吸,也痛到让人无法呼吸。
灯光黑下来的那个瞬间,队长直接跪倒在舞台上。
灯光再亮起来的时候,他强撑着靠伙伴们的站起身来,笑着拿过话筒『请不要担心。』
下了台却在医院躺了整整六个月。
医院和他说,他可能会瘫痪。
治疗方法有两个,手术或者吃药。
只是手术的话,他可能再跳不了舞了。
少年不服输,也不肯放弃,选了吃药,硬是重新站了起来。只是从此以后就落下了病根。曾经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少年成了喝水都长肉的体质。腰伤也时时折磨着他,不能久站,也不能久坐。


多难都一起过来了。
一个人都不能少。
五个人在一起才是H.O.T。


到了五专的时候,整张专辑都是他们自己做的了。
队长写出了『outside castle』,表演的时候要配交响乐的那种,牛气到不行,全南韩除了他们,没人能镇得住这首歌。


安小白却出事了。
据说是被分手,总之是喝了酒,撞上了停在路边的车。
于是五专宣传期刚到两个月,全团就被停了活动,在家反省。
那成了他们唯一一张销量没过百万的专辑。
也成了他们最后一张专辑。


合约将近。开始有解散的传言。
少年们并没有分开的意思。
2月份开演唱会,队长笑着对粉丝说『只要诸位还有一个人在,我们就不会解散。』
可是三月份的时候,公司却不肯和他们续约了。
接到的是解散通知。
队长和小白的合约还有一年才到期,剩下的三个人被扫地出门。
安小猴被家人带回美国,舞担追了过去,终于把伙伴带了回来。


他们开始以JTL之名重新出发。


原公司怕他们怕得要命,威胁各个电视台,不准让他们上节目。
队长和小白没办法,自己在自己的发布会上替他们的专辑做宣传。气公司要重罚他们俩。
小白跪下来替队长求情,被发配去了海外。
那三个人连名字都成了公司的禁忌,提都不能提。


粉丝也发了疯。
说好了永远在一起,转眼却成了镜花水月。
安白的车被砸,人被打伤。队长收获了十万anit,网络暴力持续数年,妹妹被迫远走日本,自己最难的时候连出门都困难。


剩下三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有人骂留下的两个,就有人骂走了的。
原本亲如姐妹的粉丝团,内部撕到昏天黑地。一边咒骂着原公司,一边咒骂着曾经深爱的人。


到底有人看不过去,给了JTL一个机会。
他们开了万人召集会,证明了自人气不减,终于得以继续活动。
只是看过那场召集会的粉丝,没人能忍心看第二次。
连队长受伤都能忍住泪水的舞担哭到站都站不住。安小猴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说话。忙内没有哭,但是他那样子,还不如哭出来


安白被人整蛊,拿解散的事戳他心窝。能写出『光』的明亮少年抑郁到在后台抽烟垂泪。队长在粉丝俱乐部的成立仪式上一边哭一边唱『友谊地久天长』。


后来安白就再也不哭了,再痛苦再伤心都不哭了。曾团内的小哭包,软软糯糯的安小白再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公司的大前辈,亚洲第一无趣的安理事。
后来队长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笑了。那种笑一下就能让乌云尽散的笑容再也没有了。
曾经桀骜不驯到在舞台上能直接甩脸子的安小猴变得温和可亲,成了亲民的安社长。
曾经强烈到如火焰般燃烧的舞担,现在是有名的佛系仙人。
忙内得了甲状腺癌,生死线上走了一遭。


队长入伍之前开了演唱会。
大家说好了一起来。
远在中国的安小白却在抵达机场之后,才得知自己的机票被改了。
出道十年没和人红过脸的安小白气到发疯,炒了身边一大批人,谁求情都没用。
队长在舞台上笑着说『看脚后跟就知道是谁来了』,看着看着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怎么就那么难。
想见一面就那么难。


到了忙内退伍那次,吃过亏的安小白说什么都不肯接海外行程,整整在韩国闲了半个月。
那时候他已经是公司理事了,却还是不能保证什么,于是只能用最笨的方法。


到底是圆了念想。


安小猴身体不适,接完忙内就去医院。剩下的四个人去喝酒。舞担喝到最后,抱着队长哭着说『我好孤独』,四个人一起哭成一团。后来队长每次说到这里,都忍不住要哭。


那一年他们试图重组,但是失败了。
明眼人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过。


受伤,抑郁症,anit,什么都无法击败他们。他们努力对抗着时间和世界的恶意。


安白说『H.O.T是家,是我最初出发和最终要回去的地方。』
小猴说『人生最后的念想就是再一次以H.O.T之名登上舞台,表演一次。』
过着极简主义生活的舞担存了十个大箱子的旧物,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忙内在中国活动的时候哭着说,想和哥哥们再一次在一起表演。
队长梗着脖子,死不承认解散。『我们只是在以小分队形式活动。』『我们没有解散。』


整整十七年。


PS:好多东西我没有写,比如坚强如二哥也曾经抑郁症,比如猴子为了重组跪下求李秀满,比如以安白的资历和能力却拿不到傻帽家的实权,比如他们明明衣食无忧风生水起,却为了H.O.T、为了我们,重新回到这个舞台上来。
anit成员的毒唯,甚至为了anit不惜洗白傻帽的毒唯,不止是瞎,而且是坏。

老相册:

煤气灯下的伦敦

1896年,Paul Martin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忙忙叨叨中一个迟来的生日快乐🎉
上帝保佑让他远离伤病🙏🙏🙏

180707 俄罗斯5:6克罗地亚

蹦蹦跳跳的小队长

180707 俄罗斯5:6克罗地亚


如果他在场上 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180715 俄罗斯世界杯闭幕式

童年偶像